法国流行乐坛刮起“英语风” 受青年人追捧(图)

法国人一向以法语为傲,无论是政府高官还是平民百姓,无不竭力维护法语在世界上的地位,更别说在法国国内。然而,法国流行乐坛却刮起一股“英语风”,越来越多的流行歌手使用英语创作歌曲,而且得到许多年轻人的追捧。

弗朗索瓦-米歇尔·戈诺是来自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所在中右政党人动联盟的议员,他当时要求文化部就此事展开调查。戈诺在呼吁信中宣称,他对法国电视三台的选择感到“震惊”,希望电视台能重新考虑。

其他议员也附和戈诺的意见,部分议员甚至认为让泰利耶代表法国参加演唱比赛可能涉嫌违宪。不久后,恼羞成怒的法国网民也开始在互联网上展开论战,一时间网上许多论坛、聊天室充斥的都是泰利耶是否能代表法国参赛的激烈辩论。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歌手参加演唱比赛这么简单的事,在法国引起如此激烈的讨论?问题就出在泰利耶自己创作的参赛歌曲《神圣》上,那首歌的歌词几乎都是英文。迫于压力,泰利耶在比赛前将《神圣》中的部分歌词改成了母语法语。

其实,泰利耶并不是唯一一个违背法国“语言爱国”传统的歌手,如今越来越多的法国流行歌手和音乐人开始用英语写歌唱歌,并且吸引了更多的听众和支持者。

法国许多乐队,例如AaRON乐队、可酷乐队、The D覬乐队等在法国流行歌手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而他们的制胜法宝之一就是用英语演唱的歌曲。其他已经得到公众认可和喜爱的法国歌手,如埃米莉·西蒙和卡米耶等也开始钟情于英语。创作型歌手卡米耶曾发表了两张法语专辑,都大获成功,而她的第三张专辑《MusicHole》则完全用英语创作。

使用英语创作歌曲,能够让法国歌手的专辑在国外卖得更好,获得更多的国外歌迷支持。然而在法国本土,用英语演唱可能引发严重的问题,因为法国法律规定电台或电视台上播出的歌曲中,至少40%必须使用法语。法国国内的主要唱片公司都明白这一配额制度的重要性,也经常提醒公司的歌手,如果希望尽快获得成功,“最好还是坚持使用法语”。

对此,泰利耶的唱片公司负责人马克·泰西耶·迪克罗评论说:“法国电台非常固步自封。如果你用英语唱歌,那么你需要与麦当娜和碧昂斯等歌星竞争;如果你唱法语歌,那么你的竞争对手只是约翰尼·阿利代(法国歌坛代表人物)。 ”

迪克罗在2000年成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倡议法国歌手用法语以外的语言创作并演唱。 “我们在法国的目标听众人数众多,但其他国家的却很少,”迪克罗说,“这种情况下,歌手不得不使用他们(听众)认为合适的语言。 ”

使用英语创作歌曲引发的争议仅仅是法国与全球化趋势抗争的一部分。无论是商界或是文艺界,法国政府和民众对于英语都有一种矛盾的态度。一方面,法国承认懂英语是从商者能够获得成功的关键之一,并且也在教育体系中提早引进英语教学的时间;另一方面,法国社会仍然拒绝将英语作为国际通信的首选语言,还强行要求各公司和广告商将所有文件和广告语全部翻译成法语。

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大多数是20多岁到30岁出点头的年轻人,接触的大多是英语的流行音乐。这一代人,无论是歌手还是听众,大多是听着迈克尔·杰克逊、普林斯、艾拉妮丝·莫莉塞特等国际巨星的歌成长起来的。

他们听歌的渠道并不仅仅是电台或电视,更多的是通过互联网上的各种信息,包括各乐团在MySpace网站上的主页、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等。他们还会与朋友们交换ipod存储卡上的音乐。

除了对英语歌曲的喜爱,80年代出生的法国人也对英语国家的潮流十分感兴趣,包括美国风格的服饰、星巴克等。

而法国的歌手和乐队在装扮方面,丝毫不会落后于纽约、伦敦或柏林的潮流。例如The D覬乐队的主唱奥利维娅·梅里拉赫蒂,她在歌曲《在我肩上》的音乐电视中中穿着短款的吊带裙,留着直刘海,耳朵上戴着附有羽毛的耳环,有着独特的潮流,受到年青人的追捧。

在巴黎出生长大的梅里拉赫蒂是个混血儿,父亲是法国人,母亲是法国人。她学英语的方式就是听皇后乐队、玛丽亚·凯莉及“后裔”乐队的歌,遇到不认识的单词就查字典。 “这(英语)是我的音乐语言,”梅里拉赫蒂说,“是我一生都在听的音乐语言。 ”

2004年,梅里拉赫蒂遇到了达恩·莱维,两人随后创立了The D覬乐队,并在莱维的小工作室内开始创作。当时,梅里拉赫蒂并没有期望自己能够获得多大的成功。她回忆说:“当时许多人对我说,‘如果你用英语演唱,你永远无法达到排行榜第一的位置,甚至无法上榜。 ’”

然而,事实却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 2007年秋天,一家制作笔记本的商家挑选了The D覬乐队的歌曲作为广告音乐,此后不到几天,这个组合的MySpace网页点击率飞速上升。几个月后,The D覬乐队推出了专辑《AMouthful》,这张专辑后来成为首张登上法国音乐排行榜第一位的由法国乐队创作的英语专辑。

互联网的发展,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音乐发行及传播的方式。借助YouTube、MySpace等社交网站,法国的歌手可以向众多网民宣传展示自己的音乐和照片,并借此跳过仍在遵循40%以上音乐使用法语 “配额制”的大型唱片公司和电台。法国

与此同时,法国文化的多元化趋势也逐渐加强。在过去半个世纪,许多新移民和旅居国外的法国后裔来到法国,与此同时法国民众出国旅游观光的频率也增多了。

20世纪80年代以来,通过欧盟的大学交换项目前往国外读书的法国学生人数增加了超过20倍。除德国外,欧盟成员国中派遣学生出国人数最多的就是法国,而且大多数学生被派遣到了英语国家学习。此外,还有许多学生在大学或中学期间前往美国、加拿大或澳大利亚学习一学期或一年。

对许多出国留学的法国学生来说,祖国给予他们的自豪感已经不再与“伏尔泰和雨果所使用的”语言联系在一起。谈到法国国内对语言的保护以及“法语歌曲配额制度”,现年22岁的学生克莱芒特·巴尔比埃认为,“法国仍希望能保有一些与众不同”。

作为一个英语乐团的成员,巴尔比埃表示他对政府支持音乐多样化的想法十分赞赏,“但法国目前使用的方式有点傻”。 “如果继续支持那些已经过时的、脱离实际的国家象征,那么就有点愚蠢了,”他说。

对于许多法国歌手来说,用英语演唱的原因并不只是为了增加听众的人数。从另一方面来说,当前歌手创作和演唱的歌曲已经不完全是“纯法国”风格了。

具体地说,法国的音乐界也已经受到了其他文化和音乐类型的影响,尤其是来自英国和美国的元素。这种情况下,尽管英语不是法国歌手的母语,但更加适合创作歌曲。

音乐创作人埃米莉·西蒙同时用英语和法语创作歌曲,她说:“大多数时候,我从乐曲开始,然后就会有歌词自然而然冒出来。很简单:如果冒出来的是法语,那么就是因为那首歌需要用法语;如果冒出来的是英语,……我只是跟着乐曲灵感,然后将冒出来的歌词记下来。 ”

西蒙目前正在录制自己的第三张专辑,同时还在为电影《帝企鹅日记》的欧洲版创作歌曲。大约一年前,西蒙为了寻找创作灵感,专程从巴黎搬到纽约。她说,在纽约的生活让她吸收到了除语言方面的其他元素,让她此后创作的新歌中都带上了这段生活的痕迹。

西蒙解释自己的创作过程说:“我把所有东西分成部分看待,就好像色彩,你用它们画画。创作歌曲也是如此,你需要一些法语、一些英语,然后将它们排好序。到最后,有价值的是整体的大图片,以及你欣赏它时的感受。 ”

泰利耶的英文歌风波过去已经快一年了,迪克罗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说:“这太疯狂了。他(泰利耶)甚至被人当做了一个反法国分子。 ”

回忆起他参加2008欧洲电视网歌曲大赛前引发的骚动,泰利耶依然觉得有点滑稽。他最终参赛的那首改编歌曲在比赛前得到了评论家的好评,但在正式比赛中却表现得差强人意。

泰利耶认为,使用英语演唱并不会让他丝毫失去法国人的特征,反而会让他的歌能够得到更多人的了解和认同,以便传播“法国精神”。

“我们这一代必须要懂英语,”泰利耶说,“对我们来说,英语是个好东西。”泰利耶承认已经在学校专门学习英语了,但他的的英语口音还有点奇怪。

“对我来说,我不可能创作完全的英国歌曲,”泰利耶说,“我的结论是:要想做个好法国人,我必须会用英语唱歌。 ”

◆泰利耶用英文歌代表法国参赛,一度在法国引发激烈争论▲TheD覬乐队主唱梅里拉赫蒂无论是音乐还是着装,都受到英美文化的影响卡米耶新专辑《MusicHole》完全用英语TheD覬乐队的英语专辑《A Mouthful》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anzhonggaideng.com/,法国

Categories:

没有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